临窗执笔

重新做回画手

有大佬收下这个孩子嘛?
好吃不贵八十包邮!
全新包括高清海报和全职同人歌曲光盘!
我还没翻过!

随便你们怎么说,洗白也好无差别攻击也罢,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,没人吊着你,真要撕逼我们也不会是个傻子。

打扰大家,我想请各位看一点图谢谢。
事情你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千粉去打死我啊,我被人骂不要脸我还得笑嘻嘻去回应您?而且您和您那好朋友也知道,我在群里没地位又不是一天两天,您自己发的全群平等,过两天就又来怼我:你本来就没地位啊,说实话,我要是个blx脑残,我第一天就去骂你们了。

厉害了,有本事别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啊。

二月十二 — 七月三十

浮世尘埃 — LeticeH

文除离婚已清空
谢关注

关于同人圈

在此说一些话

同人文化真的很无奈。

它发展起来靠的是一群人用爱发电,日日夜夜兢兢业业的写文肝稿。那时朋友互相认识,你我之间嘻嘻哈哈打混根本不在乎。

有一天,冷圈变成了热圈,人也多起来,就会有人开始肆无忌惮的消费需求。她们的口中太太日更三千是根本不够的,太太不能写虐,只能写甜饼。

这的确在写手心中是件无奈的事。写手们三次元也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的学业事业。

她们亦或者他们,白天上班或者上学,晚上打开电脑还在码字,为的不过是希望圈子变得知名。说到底是热爱这个cp。

深夜里,她们检查好自己的文,速度发到网上,为的是读者可以看到。

第二天早上再起来刷新,不过是想看一看评论留言,是不是承认自己的梗自己的文笔。

可想而知,当作者刷过去的时候,十条里面有八条都是催更或者根本不够看,内心是多么无奈与难过。

如果是虐文就更伤心了:太太我希望可以写甜饼哦……如此如此,在本以宣告结局完结的文留言,真不知道是ky还是真爱。

脾气好的太太选择继续逼迫自己码文,脾气暴躁的太太选择无视或者发声明。

也许坏脾气太太从此就不管这个文了,好脾气太太却在被人道德绑架。

不要说你热爱这个cp就来刷太太更不更新,也不要在太太ab文里刷cd或者说要求写cd,人都是有底线的。

请不要说这个太太靠着哪篇哪篇文章出名,在你和她聊天时一次又一次谈到这个,太太会觉得你很无聊。

也请不要就是太太虐文底下留言一定要写糖,没有谁义务给你写文。

总有人拿约稿说事,谁不要吃饭不要生活一样。

作者依靠自己挣的一点稿费,可比那种自己不产粮还混吃的人好多了。

你不喜欢这样,取关就可以了,为什么老要闹些妖娥子出来。

作者最后退圈了,我们好聚好散,你安安静静取关我,我安安静静回归三次元,井水不犯河水。

说到底不过圈子低龄化,低龄读者不愿在这种事情花钱而已。

出本和约稿能一样吗?都是作者靠自己劳动挣的钱,低龄读者眼中一个正派一个邪教。

总有人认为现在约稿的作者被钱迷了双眼,可我们也要生活。

混同人圈的,最怕不过脱粉反踩。

你我安安静静的,我写文你看文不是很好吗?你把我的文转载出去了,署名也不管,转头还来骂我虐。

突然哪一天,看作者不爽了,就是一波举报。作者的确也是伤心和愤怒,自己辛辛苦苦给圈子给你们产粮,到头来落得这个下场。

圈子一热,ky就多

这句话是真的,适合这个世界。

【酒茨】离婚 (长,一发完)

有人叫我发个合集,于是我就发了。





1
酒吞很久没有跟茨木说话了。老夫老妻的,一天到晚茨木那嘴的吧的的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他感到厌烦,那么多年走来,他厌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他一次次的叫自己冷静。一次次的被茨木烦到疯狂。最后他感到累了,要不,分开吧。他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开玩笑!追人是他要扯证的还是他,这会儿要分开了算什么?



2

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茨木也收敛了许多,酒吞想,一直这样过下去也不错。



现实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。
茨木拿着他的手机。



“挚友,你怎么.......”



照片里是他和当红的一个小鲜肉的自拍。


“谁叫你拿我手机的。”酒吞有些不耐烦,昨天晚上他写了一夜剧本,现在感到整个人都困的不行。


“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!挚友你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呢!!不要自甘堕落!!你还记得.......”茨木很激动,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。
酒吞看着他那张嘴,觉得烦的不行,啧,以前怎么觉得他这张小嘴的吧的吧的时候可爱的不行,现在看着就只有烦躁。


啪的一声。


“茨木你摔本大爷手机干什么!”


“那你为什么不理我!!”茨木有点红眼:“以前我说什么挚友你都会听的!!”


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。”


茨木有点发愣。


酒吞难得抢到先机“多大年纪了!一天到晚挚友挚友的,中二也要看年纪的行不行??一张嘴的吧的吧的你烦不烦啊!啊?”


茨木沉默了一会儿,一拳挥了上来。



3
两人很久没有打过架了,家里能摔的基本都摔了,脸上挂了彩,衣服皱巴巴的,茨木瘫在地上喘气,酒吞爬起来回到房间,拿了自己的一些东西。


“离婚吧茨木。”他丢下一句话。


茨木头一次惊慌起来,以前也吵过架,哪像现在这样,两个人床上滚一圈就结束了,他没想到酒吞会来真的。


他挣扎着想爬过去。


酒吞毫不在意的走过去,茨木勾住他的裤脚,酒吞不耐烦“松手。”


茨木不听,酒吞便将茨木的手指一根根的拉下来。


“房子,车子归你,别来烦我,我累了,以后找个时间把离婚协议签了。”


茨木瘫倒在地,男人的拖鞋在地上啪嗒啪嗒的声,旅行箱在地上滑动的声音,都渐行渐远,他无力的蜷缩起来,呜呜的哭着。


像只被抛弃的小狼狗。



4


一出门酒吞就有点后悔,妈的跟茨木那么久,头一次跟他发这么大的火。不知道他妈的会伤心成什么样。


直男癌酒吞想,妈的老子就要找个小鲜肉刺激刺激茨木。


多大年纪了一天到晚的吧的吧
早他妈看他不顺眼了!!!!


一阵风吹过,酒吞不禁缩了缩脖子,出来的急,没注意自己还穿着拖鞋。


他紧了紧衣服,拖着旅行箱走在大街上,就感觉箱子一顿。


妈的轮子掉了。


那天走过的路人就看着一个男人,大早上的穿着家居服和粉色拖鞋,拎着一巨大无比的箱子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
可别是个傻的吧。


路人甲乙丙丁等等加快了速度与酒吞远离。



5
妈的。


妈的。


酒吞一路走在路上一路想,狗逼茨木不就仗着本大爷宠你。


狗逼茨木谁要跟你睡。


老子有的是人倒贴。


草这箱子装了什么啊贼几把重。


他给荒川打了个电话


“喂,我荒儿子,来接你酒吞爸爸我”


“再叫一遍试试??”


“荒川哥!!”


开玩笑为了生活脸皮算什么!


“行嘞马上来!”



6


“说真的,我怎么会看上茨木这家伙。”酒吞仰头灌下一大口酒:“那么多年,真他妈喂了狗。”


“你也是,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生气。”一目连默默又给酒吞倒了一杯酒。


旁边的荒川不干了,筷子一摔就是骂“要我说,别踏他妈在这唧唧歪歪的,后悔就回去别他妈搞得自己像失足少女一样,哥们儿不认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

“谁他妈不想回去,老子要回的去,要有脸回去,要至于跟你俩住一屋辣眼?啊?”




7


“那你回啊!”


“本大爷才不要向茨木低头!!!”


“那离婚啊!!”


“草我才不!”


“那和好啊!”


“去你妈的这种事当然要茨木来!”

两个都傻了啊........一目连抱着酒瓶想。



8


酒也喝了,内心也发泄了。


酒吞躺在沙发上,想到茨木。


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,怎么长大了就变成这样了呢。


岁月是把杀猪刀,茨木就是那只猪。


他不由回想起以前。



9


酒吞第一次见到茨木,是在他家楼下,粉嫩粉嫩一小孩儿,扎俩马尾,还穿小裙子,要多可爱有多可爱。他第一眼就觉得自己喜欢这个小女孩。


酒吞当天就准备拎着巧克力去她家,姑姑笑着说酒吞也有喜欢的小女孩了吗?


他承认了,大大方方说:就是早上那个女孩。


姑姑傻住了,那家不是个男娃子吗?


酒吞不服:你没看见穿的裙子吗!


姑姑一脸看傻子的表情:那行,我带你去见你八百阿姨,她狠狠的说着阿姨这两个字,恨不得把它撕碎再嚼吧嚼吧咽下去。


到了那个女孩家,酒吞紧张的不得了,拉拉衣服,整理整理头发“我,我不奇怪吧?”他问姑姑。


姑姑叹了口气,把门一推,刚好看见他那八百姨追着那个小白毛“来,茨木,穿上啊,乖!”
那小孩一边跑一边喊“不要!我最讨厌八百了!”


酒吞当时觉得,哎,这小孩怎么能这么好看。
姑姑在旁边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酒吞。



10


酒吞从小学,初中,高中一直和茨木一个学校,一个班。


妈的我俩这个缘分当初要是去买彩票,现在日子可不只剩下花钱了吗。酒吞心想。


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对茨木的感情变质的时候,他十六,晚上梦见茨木,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裤裆里湿答答的,他啐了自己一口,暗搓搓的在卫生间搓被单,一边洗一边傻笑,把荒川吓得跟什么似的。


“哥,哥我我我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?”荒川吓得要死。


他转过头一笑“没什么,乖。”


据荒川后来说,他当时一脸猥琐手上还在搓被单,真害怕冲过来办了他。


酒吞慢慢的回了俩字。


丑拒。


差点没被荒川摁鱼塘里。



11


大学时茨木追他追的人尽皆知。


知道的,不知道的,都以为他俩一对。


妈的,妈的,茨木的追不就是追在后面跑吗。
搞得茨木弯的一样。酒吞想,最惨不过弯爱直,妈的我弯的,茨木钢管一样。


毕业时,一群朋友哭的稀里哗啦,他们一群人喝的烂醉,席上,他们起哄酒吞茨木亲一个,茨木微颤颤的站起来:“我,茨木,和挚友,是一辈子的好朋友!”


一群人懵逼了“你俩不是一对吗?”


茨木口齿不清“不不是啊。”


红叶没喝醉,她淡淡地回:“你们直男的友情是不是除了上床什么都行啊?”


茨木喝的烂醉,回答不了。


唯有酒吞一边喝一边想:妈的狗逼茨木我想上你你却把我当朋友。



12


酒吞还是下手了。



13


他们结婚时,国内不承认同性,他们大老远跑到国外,领了一张,不被国内承认的结婚证。
他们婚礼时,茨木哭的稀里哗啦,酒吞拥吻他,第一个鼓掌的是俩人多年好友荒川,第二个居然是红叶,她少见的红了眼“恭喜。”


“谢谢。”酒吞回道。


那时年少轻狂,他许诺茨木给他一辈子,不,下辈子我们都在一起。


他望着茨木。那个他为之疯狂,为之付出的男人。


他与他的爱人选了最难走的一条路。


酒吞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。


什么今生来世,狗屁的今生来世。


他现在连今生都不能给茨木,他还有什么狗屁理由给茨木来世。


他遮住眼睛,眼泪润湿了手臂。


14
有什么不可以,酒吞说。


已经过了四天,茨木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又过了几天。


酒吞终于把剧本写完了。他把剧本交完后就回了荒川家,却看见荒川一目连二人面色严肃的坐在沙发上。


“哟,怎么了这是?”酒吞半开玩笑。


荒川少见的严肃:“茨木托大天狗带了点东西,我要你看看。”他没有用我希望你看看,而是这样的语气要求酒吞。


他递过来一个信封。


酒吞将信封拆开来,里面只有一张纸和一个纸条。


“哈哈哈,他就那么犯贱啊!啊?好啊!那本大爷就随了他的愿!”他突然笑起来。“笔呢?拿过来。”


“酒吞,我们把这东西给你是希望你好好看看。你不小了,别总是这样。”一目连仍旧温温和和。


“我怎么样了!这一切不都是茨木逼的嘛!他愿意犯贱老子还要哄着他啊!”酒吞急了眼。
荒川缓缓说道:“你以后可别后悔。”


“个屁。”酒吞把笔拿来,签了字,扔给荒川:“还给他。”




15


外面天黑了,还下起了雨。


酒吞在街道上狂奔。


怎么可能!


怎么可能!那个茨木!那个离了本大爷一天都活不下去的茨木!他怎么会独自给我离婚协议呢!


他冲进那个在半月之前还是个家的房子里。


房子干干净净,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他发了疯的喊茨木的名字,没有人回应他。


他将卧室门缓缓打开,他走到衣柜门那里,缓缓拉开。


里面属于茨木的一切都不见了。


他曾经嫌弃的维尼小熊的睡衣,他要求茨木买的第一套西装……如此种种都不见了。


只有曾经他买给茨木的衣物还留在里面。


酒吞仿佛全身气力都被抽干一样,他一下子跌坐在床上,他的头机械的转着,企图发现有关茨木的一切。


他看见床柜上有东西,他缓缓爬过去。他看见他茨木的婚戒放在那里。


他无力的倒在床上。


都结束了,


结束了。




16


荒川赶来了。


他身上留下的雨水,浸湿了地毯。


“那是茨木最喜欢的地毯。”酒吞愣愣的说。


荒川听了之后,说:“你他妈有病是不是?人茨木铁了心不和你过了,离婚协议都签了字了,算起来当初还是你抛弃的他,你他娘的现在还在这装忧郁?给谁看呐?”


他将协议甩在地上,毫不掩饰的嘲笑酒吞。
酒吞已经听不进去了。


他不要我了


不要我了。


酒吞喃喃道。




17


那张协议静静的躺在那里,无声宣告他的存在。


他想起来茨木在纸条上的台词


那些年的时光与情爱,终究是错付了。


茨木和他一起选了最难走的一条路,茨木在路上等了他太久,他一直沉寂在路尾。等他想起来,想要追逐茨木的时候,茨木早已不等他了,这条路上早已空无一人,只有他,和他孤寂的灵魂。


茨木不会回头了,不会回头了。


他终究还是一个人,一个人站在那里。




—————完